最新封面报道|一个逃犯的缅甸“赌城”狂想

  38岁的亚太国际控股集团(下称“亚太国际”)董事局主席佘伦凯最近遇到麻烦。他是多个东南亚华商会的荣誉会长,曾被捧为东南亚侨领、柬埔寨华侨企业家和慈善家,然而三个月前,他被终止了中国侨商联合会常务副会长职务及会员资格,他在缅甸投资、规划、建造的亚太国际智慧产业新城(下称“亚太新城”),因涉嫌运营非法跨境赌博遭到缅甸政府的调查,其自称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有关的说法也遭到中国驻缅使馆驳斥,称该项目系第三国投资,与“一带一路”倡议毫无关系。

  发源于泰国的莫爱河自南向西北流动,汇入缅甸境内的萨尔温江——即流经中国西藏和云南的怒江下游。300多公里长的莫爱河构成了泰国与缅甸之间的部分边境线,河流中段的水沟谷地区原是缅甸克伦邦一个静谧村落。自2017年起,亚太国际在此处大兴土木,意图建造陆路版的新加坡。

  在亚太新城的宣传材料中,此项目位于泰缅边境,距泰国湄索机场仅15公里,地处泛亚铁路泰缅交会处,依托“中泰缅经济走廊”,力图成为“‘一带一路’建设中的示范性旗舰项目”,也是首个区块链技术对全球融资的落地项目,规划有旅游度假、商贸物流以及金融和科技中心。

  这项总规划占地18万亩的庞大地产号称预计投资150亿美元。巨额投资的背后,掌舵人佘伦凯却颇为神秘。

  他鲜少对外界描述其创业历程,仅有的信息显示,佘伦凯出生于湖南邵阳,后辗转至桂林,再之后赴东南亚发展,但多位东南亚侨领向财新记者表示此前未曾听闻过此人。缅甸亚太新城项目启动后的三年间,佘伦凯逐渐高调,戴上了柬埔寨湖南总商会等11个华人商会的荣誉会长或创会会长头衔,还加入了中国侨商联合会,一度担任常务副会长,并登上了《中国侨商》杂志的封面。

  高调的代价是,佘伦凯和亚太新城背后的化妆术逐渐被揭开,该项目被指涉及跨境网络赌博。多位曾接触过亚太新城的人士告诉财新记者,这座所谓“智慧产业新城”,其实是用于承接菲律宾马尼拉、柬埔寨西哈努克港等东南亚地区加紧监管后迁移过来的网络赌博行业,在亚太新城内有多家线上博彩公司,向中国境内为主的客户推荐、运营网络赌博游戏。

  多个国际组织于近期发表报告,分析缅甸三大“赌城”背后的跨国犯罪网络,首当其冲的就是亚太新城。缅甸非政府组织(NGO)克伦和平支援网络(Karen Peace Support Network)的调查报告称,亚太新城内线下和线上赌场均已运营,当地居民担心此处或将成为洗钱中心。

  2020年6月,缅甸媒体报道,缅方政府已组建特别法庭,调查亚太新城可能存在的非法赌博问题,囿于疫情原因,调查尚未有实质性进展。两个月后,中国驻缅大使馆发布声明表示,缅甸亚太新城系第三国投资,同“一带一路”倡议毫无关系;中方对跨境赌博问题的立场是一贯和明确的,即不允许中国资本投资当地赌场、不允许中国人参与经营当地赌场、不允许当地赌场对中国人招赌,中方正同缅方加强执法安全合作,加大力度打击非法赌博、电信诈骗等跨境违法犯罪活动,维护两国社会治安和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对于缅甸政府成立专门机构,依法依规调查处理‘亚太新城’项目问题,中方表示支持。”

  财新记者注意到,在缅方启动调查后至今,亚太新城内的网络赌博公司仍在Facebook上持续发布招聘信息。

  亚太新城与网络赌博

  “基本上都是这些公司,各种盘都有。”2019年,地产开发商李生(化名)经朋友介绍接触到亚太新城的地产项目,负责开发几栋办公楼和宿舍楼。当时亚太新城已完成一期别墅群的建设和招商,李生团队在施工之初暂住在别墅区内,由一位“做盘”的朋友接待。

  李生所说的“盘”不是楼盘,而是网络博彩。据财新记者了解,亚太新城内存在多家网络博彩公司,它们在Facebook多个小组发布招聘信息,即便是缅甸政府启动调查后,“水沟谷,亚太新城”等小组仍以每天超过60条的频率发布信息,招聘人事、推广、客服、财务等职位,通常仅要求会电脑打字即可,底薪每月约6000元外加提成,多招收中国籍。

  财新记者注意到,亚太国际的Facebook账号曾在2017年10月至12月期间密集招聘网络客服等职位,要求电脑拼音打字速度在一分钟30个字以上、会说中文。一位曾参与招聘的人士表示,大部分网络客服均指博彩行业,“什么客服能给那么高工资?肯定就是那个行业啊。”

  一位在亚太新城某博彩公司从事招聘工作的缅北人告诉财新记者,亚太新城内有多家线上博彩公司,向客户推荐网络赌博游戏,在游戏里下注,有大小、单双、龙虎等多种玩法。这位缅北人曾在仰光做中缅翻译,因亚太新城工资高来到这里,公司提供暂住证、车费、生活用品,但若无法干满半年需赔付上述费用。他补充说,当地对入职员工有一套详细的规章制度,严禁打架等情形,违者可能会坐水牢。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亚太国际在其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了向缅甸克伦邦政府驰援抗疫物资的记录,公布了多家入驻缅甸亚太新城的公司,其中不乏永盛娱乐等线上博彩公司,也有若干名称中含有“科技”字样的公司,有资料显示,该名单中的多家公司名称与曾在柬埔寨的赌博公司相同。

  2019年8月,柬埔寨总理洪森发布针对非法网络赌博的“禁赌令”,使得西哈努克港原本繁盛的线上博彩行业面临转移。仅一个月后,柬埔寨华人论坛柬单网上出现了一则帖子,标题为“西港菠菜大军的转移好地方”,称地点在缅甸克伦邦,先飞去泰国湄索,从湄索机场坐车到缅甸边界仅需10分钟。几乎是在同时期,亚太新城开始招商,网络博彩行业网站菠菜圈首页推送的招商广告显示,亚太新城自称“越是最火热的时候,我们越要给客户最好的招商政策”。

  缅甸工商注册资料表明,缅甸亚太国际控股集团公司于2017年注册,注册资金123.75万美元,由一位柬埔寨籍人士、两位马来西亚籍人士和一位缅甸籍人士共同持有。这位缅甸籍人士系克伦邦边防军一名上校,持有20%股份。缅甸媒体的报道显示,该上校曾为民主克伦佛教军队的指挥官,部队编入边防军后被任命为边防军直属公司的总经理。柬埔寨籍华人佘智江(She Zhi Jiang)为缅甸亚太公司的大股东。

  财新记者证实,佘智江为佘伦凯原名。佘伦凯曾于2017年造访克伦邦,当时他被邀请考察水沟谷地区,锁定这笔投资。

  李生解释说,之所以会选择在缅甸水沟谷地区开发,是因为当地不与中国接壤,受中方管控的影响较小,从柬埔寨到泰国湄索后,仅持护照即可往返泰缅,无需偷渡。

  因疫情影响资金流转,李生在柬单网上发帖寻求项目转让。他写道:“随着西港不停地被关注和整顿,游戏娱乐行业在西港已经勉为其难。而我们亚太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飞机直飞泰国即可,免去了各种后顾之忧。”

  李生花数千万元人民币买地在亚太新城开发的项目,建设完成后每平方米单月租金可达200元—300元。这种提供食宿、宿舍与办公楼紧邻的设置,与柬埔寨网络赌博公司类似。2020年春节后,因为泰缅边境暂时关闭,将近1万名中国人自中国返回缅甸时滞留在泰缅边境。

  亚太新城内还被指存在线下赌场。亚太新城的宣传材料里,赌场被描述为首要收入来源。估算显示,当亚太新城居留者达到10万时,按每月有一半人前往赌场娱乐,每人月花销1500美元计算,赌场年营收可达9亿美元,占全年总收入的64%。有报告显示,亚太新城内至少有三家线下赌场正在运营,另有一家在建设中,这些赌场面向本地和跨境客户。据缅甸媒体报道,2019年缅甸《赌博法》修订,允许外籍投资者开设赌场,但在部分政府管控区域如水沟谷,运营赌场尚未被允许。

  2020年初,缅甸本土NGO克伦和平支援网络发布报告《赌博夺走我们的土地》。该组织人士告诉财新记者,一些曾在亚太新城工作过的当地居民证实,亚太新城部分建筑内存在赌博业,此外还有一处守卫森严的VIP区域,普通赌客禁止进入。

  令人不安的,还有亚太新城宣称使用的区块链技术。2019年3月,一家于新加坡、成立仅一年的区块链公司——BCB创新有限公司(下称“BCB”),成为亚太新城惟一的区块链合作伙伴,相关资料称之为“智慧城市区块链的首个落地项目”。基于BCB区块链的Fincy支付软件也在亚太新城内推广,意图打造东南亚版的微信。Fincy与BCB具有相同母公司以及相似股东成员。亚太新城的宣传资料显示,全球每年有3亿中国人出国旅游和务工,由此产生大量换汇、转汇需求,但各国汇率不一,汇率波动大,微信、支付宝、银联等方式走大量资金风控严重,因而需要数字货币和区块链“打破壁垒”。

  Fincy上提供法币与数字货币的撮合兑换交易,以及线上游戏。博彩行业网站菠菜联盟也在首页弹窗广告中推荐Fincy“发财”和“久久游戏”。广告称,Fincy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研发的一款数字货币、聊天、换汇、理财游戏并存,安全性和保密性极高的手机App。在Fincy群组讨论中,一款基于BCB区块链的游戏正在推广,需使用Fincy登录、充值、提现,充值币种为DC,1DC为1元人民币,进入后可参与猜大小、老虎机等游戏。

  财新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另一款基于BCB公链的App“久发游戏”声称,充值2000USDT(USDT是Tether公司发行的声称可以1比1兑换美元的一种数字货币)即可成为老板,每发展一人加盟游戏即可返奖600USDT;也可发展玩家,如玩家亏损,则商家可获得相当于玩家亏损额80%以上的利润,游戏包括赛车、百家乐、龙虎斗等。

  有区块链研究员告诉财新记者,通过提供法币与数字货币的兑换及网络游戏,相当于引入许多不相关的参与方,将大额资金化整为零,最后汇集至以游戏为外壳的赌博平台,很大程度上削弱了对资金流向的监管,等于把一片叶子藏在森林之中。

  泰国陕西总会会长余新奇透露,近年来佘伦凯因想“洗白”,已将博彩业务交由他人打理。2020年10月7日,缅甸媒体报道,Fincy在一封邮件声明中表示,因媒体报道称其被用于阻碍执法和金融交易的追踪,Fincy将从亚太新城退出。在此之前,BCB首席技术官也表示对非法活动零容忍。

  然而,财新记者梳理新加坡工商资料发现,佘伦凯的内兄、也是其早年合作开展菲律宾私彩业务的伙伴粟炳超,分别于2020年6月和8月成为Fincy与BCB公司的董事;BCB和Fincy的注册地址也分别与佘伦凯和粟炳超在新加坡注册成立的公司地址相同。Fincy官网介绍,CTO粟炳超在亚洲拥有超过14年的企业技术、软件和开发管理经验。

  佘伦凯的四个名字

  亚太新城的巨额投资和运营在缅甸逐渐引起关注。

  缅甸工商资料显示,出生于1982年1月26日的佘智江(She Zhi Jiang)为缅甸亚太国际公司的大股东,持有柬埔寨护照;在亚太新城的宣传文字里,该项目老板佘伦凯被描述为东南亚著名侨领、柬埔寨华侨、企业家、慈善家,公司业务遍布菲律宾乃至整个东南亚;而在亚太国际与克伦邦签约时以及亚太新城的宣传视频中,这位华裔商人又被称为唐伦凯——据财新记者调查,这三个名字均指向同一个人,其柬埔寨籍身份证件名字为Tang Kriang Kai。在一些场合,他还被称为Dylan She或Dylan Jiang。

  不仅姓名多变,其履历也有大段空白。

  2018年,佘伦凯登上《中国侨商》杂志封面,标题为《一个没有故事的人的故事》。文章描述,佘伦凯出生于湖南邵阳市邵东县农村,1996年移居桂林后辍学,随小姑学裁缝,此后尝试过开农用机、修机动车、推销洗发水、做保安、开按摩店、做直销等20多种职业。佘伦凯曾表示:“那时候就是没定力,什么都想干,看见什么赚钱就干什么。”

  封面

  缅甸亚太新城项目启动后的三年间,佘伦凯逐渐高调,戴上了柬埔寨湖南总商会等11个华人商会的荣誉会长或创会会长头衔,还加入了中国侨商联合会,一度担任常务副会长,并登上了《中国侨商》杂志的封面。

  上述文章称,上世纪90年代末期,佘伦凯接触到互联网,租下一间小屋开发电子游戏;之后又从网友处听闻,某福建老板去东南亚做游戏开发赚了大钱,便揣着4万余元人民币赴马尼拉。佘伦凯几乎从未在公开场合谈论过自己早年在菲律宾的履历,多位菲律宾侨领也向财新记者表示此前未曾听闻过此人。

  据财新记者调查,佘伦凯曾于2012年—2013年以佘智江身份在菲律宾马尼拉开设私彩。裁判文书网披露的一份判决书显示,山东烟台经济开发区法院2014年审结了一起非法经营案,检方指控,佘智江(在逃)未经国家批准,在菲律宾开设新亚、万达、帝苑、唐会等私彩平台,面向中国非法销售彩票,并雇用八名被告嫌犯为其提供帮助。财新记者获得相关材料显示,这位在逃人员佘智江,就是如今缅甸亚太国际董事局主席、柬埔寨籍商人佘伦凯,二者出生日期与相貌均一致。

  烟台经开区法院的上述判决书显示,2012年10月至2013年10月间,佘智江开设的新亚、万达、帝苑、唐会等私彩平台转入用于付款的银行卡资金累计高达21.82亿元人民币。为其提供帮助的八人多来自湖南邵阳和广西桂林,于2013年12月被逮捕;其中三人为“90后”,他们参与了转账、客服、办理银行卡等环节,获利2.8万至18万元不等。涉案人员或自QQ聊天中获悉此份工作,或在桂林某养生馆认识了佘智江,他们在桂林等候办理护照和签证。涉案人员表示,到菲律宾后护照即被收走,还被要求不能使用QQ以免被追查,如工作不满一年将需赔付机票费用;在回国前,他们还被告知如被抓获盘问,仅称是去菲律宾旅游的。相关资料显示,他们先后在菲律宾马尼拉的三个地点工作,其中一处曾被菲律宾警方调查过。

  所谓私彩,同官方彩票名称、开奖数字均一致,佘智江将他人写好的程序放在深圳的租用服务器上,程序以每秒数次的频率自动扫描官方网站的开奖结果,以保证开奖时间几乎和官方同步,奖金模式略有不同,有的高出官方奖金,有的则较低。玩家通过代理获取登录平台的账号、密码,充值换取等量的数字货币用以购买彩票。单个平台日均充值量可达30万—40万元,每月每个平台盈利约200万元。

  这项私彩业务还设置了三组银行卡,分别为收款卡、中间卡和付款卡。收款卡用以接收玩家充值,为尽量避免账户被冻结,收款账户分为大额和小额两种,根据玩家充值金额调整;充值后的资金即打入通常由佘智江和其内兄粟炳超等核心成员掌握的中间卡,在兑奖、支付工资和日常开支时,资金再由中间卡转入付款卡。

  因收款卡易被冻结,需定期更换,涉案人员王喜兵自互联网以60元每张的价格批量购买约500张身份证,再集结六七人挑选与自己长相接近的身份证办理银行卡,每张银行卡价格不同,办一张中国工商银行的银行卡可获200元收入,建行和农行的卡均为150元。他们辗转湘、赣、黔共计办理约400余张银行卡,再寄送到菲律宾。私彩平台获取收益后,部分涉案人员按照要求打款至核心成员临时提供的账号,打款前需核实对方身份,之后再联系位于当地中国城的洗钱公司,单次将100万元人民币兑换成等值的美元或菲律宾比索。

  法院认为,八名涉案人员非法销售彩票的行为已构成非法经营罪,因佘智江潜逃至菲律宾,非法经营数额难以确定,其中七人情节特别严重,但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系从犯,另一人情节严重。上述八人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三个月至两年。

  潜逃菲律宾的佘智江似乎并未就此收手。2014年,佘智江在菲律宾注册成立了Chong Hua General Enterprises有限公司(下称“Chong Hua公司”),中文标识为一座华表和繁体字“中華”,注册资本1000万比索(约合140万元人民币),佘智江占股40%,大股东为一位菲律宾籍人士。第二年,菲律宾《马尼拉公报》报道,移民局遣返了在马尼拉帕塞市的154名外籍人员,他们涉嫌参与网络赌博和网络游戏,其中140人超签证期限逗留,14人未持有护照或签证,这些人员的雇用方Chong Hua公司则须缴纳440万比索的行政罚款。

  2016年的一份菲律宾政府网站文件显示,Chong Hua公司在马尼拉还运营一家“亚太水疗”。同年的财务报表显示,亚太水疗尚未开始营运,实物资产里价值最高的为火警探测和报警装置。公开资料显示,这家“亚太水疗”由亚太国际在马尼拉投资,被亚太国际网站称为全球健康养生的研究中心,于2018年正式开业。一位曾在Chong Hua公司工作的人事经理向财新记者表示,“亚太水疗”的VIP房间中存在网络赌博活动,菲律宾籍人员不得入内。

  几乎同时期,佘智江还在柬埔寨首都金边注册了公司。2017年1月,佘智江获得了柬埔寨国籍。柬埔寨政府网站信息显示,佘智江在变更国籍时正式更换了新的姓名“Tang Kriang Kai”,这或许是他后来使用的“唐伦凯”和“佘伦凯”名字由来,之后佘智江这个名字逐渐隐退。缅甸亚太国际副总裁Harry Wang曾在接受缅甸媒体采访时表示,佘伦凯相信柬埔寨公民身份将提供更简便的运营方式。

  同月,亚太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在中国香港注册成立,注册资本仅为100港元,创办成员仅有一名秘书;九个月后,亚太国际新增一名董事Tang Kriang Kai,即佘伦凯。

  商会头衔

  更名换姓后,佘智江开始以佘伦凯和唐伦凯之名出现于大众视野中。他印有佘伦凯的名片上,紧随亚太国际董事局主席的头衔后,是中国侨联主管的中国侨商联合会常务副会长,还有东南亚各类商会、基金会荣誉会长或创会会长身份。据财新记者统计,佘伦凯的商会头衔至少有11个。

  佘伦凯的首次公开亮相,便站上了世界华商大会的舞台。2017年9月,第十四届世界华商大会在缅甸仰光开幕,共有2000多名来自海内外的华商领袖与会。会议期间举办了一场由中国侨商联合会主办、亚太国际承办的“缅甸-中国投资贸易交流会暨项目签约仪式”。作为世界华商大会的重要成果,缅甸亚太水沟谷经济特区项目由亚太国际董事局主席与克伦邦边防军将军索奇督签约,不过当时使用的名字为唐伦凯——尽管在其他场合中,佘智江更倾向于使用佘伦凯。2017年12月,中国侨商联合会第四届八次理事会决议,表决同意增补唐伦凯等为副会长。

  由中国侨联主管的中国侨商联合会于2003年8月成立,会员大多是在海外及港澳地区发展成功后又回到中国内地投资的华人跨国性企业及侨资企业家。

  公开资料的梳理可见端倪。在第十四届世界华商大会举办前一个月,由中国侨商联合会副会长钟保家带领的一个代表团拜访了缅甸中华总商会。在前述2017年9月世界华商大会签约仪式上,中国侨商联合会会长许荣茂表示,“在本届世界华商大会举办前夕,中国侨商联合会专门派出以钟保家副会长为团长的代表团先期访问缅甸,拜会缅甸中华总商会、中国驻缅甸大使馆、缅甸政府有关部门及缅甸克伦邦政府,实地考察在缅甸投资合作项目,为开好本次会议打下了坚实基础。”

  封面

  亚太国际位于北京东三环的办公室,可容纳十余人的房间已无人办公。透过玻璃门看进去,墙上原本贴着“亚太国际控股集团”的字样已被剥去,留下的印迹仍可清晰辨认。图/财新记者 蔡颖莉

  签约仪式上,央企中国冶金科工集团有限公司的子公司中冶国际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冶国际”)还与亚太国际签订了亚太新城一期施工总承包合同。中冶国际一篇已被删除的新闻稿,曾介绍钟保家为亚太国际控股集团董事和监事长。亚太国际网站一段缓存内容也显示,该公司由佘伦凯与钟保家合力打造。中国侨商联合会网站显示,1957年出生的钟保家是福建泉州人,为海南通澳经济开发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还任海南省侨联常委、海南省企业家协会副会长、香港华侨华人总会名誉会长、河南省周口市归国华侨联合会名誉主席等职。

  泰国陕西总会会长余新奇与佘伦凯相识已有三年,他称佘伦凯在香港注册亚太国际时曾结识了一些商界人士,其中包括钟保家。财新记者注意到,中国侨商联合会的入会推荐表有一栏为“省级侨联(或副会长以上领导)推荐意见”。

  有了社会任职背书,亚太国际很快与中铁二十局签署合作协议,中房集团也曾赴亚太新城对接合作及实地考察项目建设情况;佘伦凯还加入了柬埔寨湖南总商会、菲律宾和平发展促进会等多个东南亚商会,任名誉会长或永远荣誉会长。

  柬埔寨湖南总商会会长吴光华告诉财新记者,2018年佘伦凯找到商会,希望成为名誉会长,为湖南人做点事,他还曾提出在柬埔寨西港买地开发的设想。吴光华解释说,名誉会长通常仅挂名,不参与具体活动,相应的入会要求也会放松。佘伦凯曾捐赠3万美元用以支持商会的庆典活动,并携四位保镖出席,后又在疫情期间捐赠了5万元。

  吴光华也曾到缅甸亚太新城参观,这个原本贫穷的村庄如今拥有了四车道宽的马路,园区里还有军警持枪站岗。“像他一样不到40岁能做这么大,在新老华侨里都是没有的。”对开发一座城所需的巨额资金来源,吴光华也不无怀疑。

  多位菲律宾华侨领袖对佘伦凯的质疑更为直接。一位菲律宾老侨领表示,这些表面上打着企业名号、实际从事地下产业的华人破坏了海外华侨形象。菲华青商会创会会长蔡荣煊告诉财新记者,佘伦凯拥有永远荣誉会长头衔的菲律宾和平发展促进会与菲律宾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混同,后者为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的分会,而前者来路不明,已在半年前退租了办公场所。

  在数个头衔中,佘伦凯还有两个与“一带一路”相关的头衔,即一带一路中泰缅经济走廊促进会创会主席和中国-东盟经济走廊促进会的主席。佘伦凯在多个场合表述过,缅甸亚太新城是民营企业助力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的实践。但事实上,中泰缅经济走廊系佘伦凯自创的概念;至于中国-东盟经济走廊促进会,则是钟保家2019年在香港注册成立的一家公司。

  各类商会头衔之外,佘伦凯还试图寻求学界背书。2019年,佘伦凯被聘为海南师范大学海上丝绸之路研究院研究员。一位曾前往亚太新城考察的海南师大教授告诉财新记者,亚太国际执行董事马东利曾在海口印染厂工作,经其介绍,他和同事曾前往考察,亚太新城类似一座工业园区,有很多地方武装人员和华人,园区基础设施和配备“有点草根”,“感觉不太靠谱”。

  这位教授回忆,当时佘伦凯意图谋求海南师范大学区块链方向的客座教授一职,但由于海南师范大学没有相关方向,又考虑到应在东南亚合作上扮演一个角色,才有此聘用。据了解,海上丝绸之路研究院研究员为兼职,佘伦凯仅是挂名,并没有实质性合作。

  事发

  提高曝光度给佘伦凯带来了诸多荣衔,却也为日后的麻烦埋下伏笔。

  2020年2月,菲律宾卡加延经济管理局(CEZA)首席行政官莱宾诺被菲律宾《马尼拉时报》曝出涉嫌腐败。CEZA负责审核并发布加密货币许可证。该报引用一份国家情报合作机构的文件称,莱宾诺利用其在CEZA的职权,获取对游戏和数字货币感兴趣的中国投资者资金,并用于竞选活动,此外莱宾诺还从其持有的游戏公司中获取每周500万菲律宾比索的收益。随后莱宾诺回应称,这些指控“充满恶意”。

  财新记者未能证实佘伦凯是否为上述“中国投资者”之一,不过公开资料显示,佘伦凯与莱宾诺往来密切。2018年6月,全球区块链应用研究基金会在马尼拉举办了全球区块链高峰论坛,佘伦凯以上述基金会创会主席身份出席,莱宾诺也出席了峰会并致辞。当年7月,莱宾诺被聘为全球区块链应用研究基金会的荣誉主席;9月,亚太国际投资的新加坡6X交易平台与CEZA签署合作备忘录;10月,佘伦凯受菲律宾总统府邀请考察吕宋岛,莱宾诺主持安排了商务接待;2019年1月,6X交易平台正式在菲律宾拿到加密货币许可证。

  前述全球区块链高峰论坛的承办方雷鹿财经创始人段誉告诉财新记者,佘伦凯有意涉足区块链行业,赞助雷鹿财经承办峰会,召集区块链技术大咖,“相当于给佘提供了这方面的资源”。峰会还邀请了号称在联合国经济与社会部登记注册的非政府组织“世界区块链组织”总干事郑晓军和“联合国世界产融经济科学发展委员会”主席江禹甫。不过财新记者查阅联合国相关网站,未发现两家组织的注册记录。

  2019年以来,缅甸当地媒体开始对亚太新城项目做质疑性报道。缅甸克伦和平支援网络就该项目涉及的网络赌博问题发布报告;缅甸媒体《Frontier Myanmar》刊发报道称,亚太新城背后的“神秘商人”佘伦凯疑似在缅甸和柬埔寨均染指与赌博相关的业务。

  2020年7月15日,中国侨商联合会召开常务理事会议,终止佘伦凯常务副会长职务及会员资格——决议文件使用的是“佘伦凯”这个名字,而非两年多前增补时使用的唐伦凯。

  8月下旬,中国驻缅甸大使馆也发布声明,驳斥亚太新城项目投资方所谓该项目同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有关的说法,支持缅甸方面依法依规调查处理亚太新城项目问题。

  亚太国际的网站及微信公众号随后紧急撤下了大量内容,并发布情况说明称:集团虽有意在缅甸《赌博法》正式出台后试水博彩业,但尚未开展博彩及相关业务;涉赌问题系由于缺乏管理经验,对于入驻企业,没有充分监管其具体的商业行为和运作模式,有潜藏的不正当经营。声明表示,虽然是实体平台,亚太新城和电商类的淘宝、京东也有着类似的发展阶段,“初期的电商平台也曾出现过坑害消费者的假冒伪劣产品,亚太新城可能也招来个别不法分子”。不过,财新记者注意到,情况说明发布后,亚太新城内网络赌博公司的招聘仍未停止。

  佘伦凯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8月初接见前来亚太国际泰国总部拜会的泰国陕西总会会长余新奇。会谈中,佘伦凯展望了疫后全球经济格局的改变对东南亚发展的助推。他断言,处于“东南亚东西经济走廊”交会处的亚太新城,其开发建设必将迎来飞速发展。

  佘伦凯未答复财新记者的问询。一位与他有联系的中间人转述,佘伦凯表示最近要低调,婉拒了财新记者的采访请求。

  9月底,财新记者曾探访亚太国际位于北京东三环某写字楼的办公室,可容纳十余人的房间里已无人办公。透过玻璃门看进去,墙上原本贴着“亚太国际控股集团”的字样已被剥去,留下的印迹仍可清晰辨认。写字楼的物业人员告诉财新记者,该租户已有两三周未来此办公,但尚未退租。

  财新记者于宁对此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