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刻生花:对话剑川木雕匠人张月秋

   (云南广播电视台记者 刘薇)清晨的剑川狮河村,晨雾霭霭,张月秋的木雕工作室却早已传来凿凿刻木之声。在他的双手跃动与刻刀舞间,原本毫无生气的一块楠木,正被赋予着生机。“我们剑川木雕已经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可以说我从小是在木头堆里长大的,祖祖辈辈的木雕匠人为我们留下了丰富的木雕技艺遗产。从小耳濡目染,就希望有一天自己也有这样的手艺。”张月秋一边端详着手里的木料一边说。“那个时候我们狮河村太穷了,有女都不嫁狮河村。那个时候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改变家乡的贫困”。

  1979年,高中毕业的张月秋本来有机会走到外面的世界,却义无反顾地选择留在家乡,传承起了祖辈们流传下来的手艺。通过他的勤学刻苦,技艺日益精湛。故宫、天坛龙椅、金马碧鸡坊等一系列文物古建筑的修复完成,在展现出他精湛木雕天赋的同时,也让张月秋向着更高的艺术领域探索。“最初我们狮河村的老木雕工艺只有单层花,我喜欢看喜欢研究,有一天看到老建筑上的斗拱连檐随光影变化,就想能不能创新出一种多层花的雕刻法呢?”于是,通过十三年的潜心研磨,反复雕刻,张月秋的五层花雕刻技法终于成功了。

  2017年,五层雕花法被授予国家发明专利。而要掌握这项技艺,却并非一件易事。对照精心绘制好的五层花图案,从1层到5层,层层描绘层层雕琢。而要达到雕刻物立体流畅的最佳透视效果,每一层镂空之间的间距标准需保持在5-12毫米之间,那么匠人手握刻刀,雕琢中的精度则必须控制在1-2毫米。对匠人的考验除了精湛的手部技艺之外,还有对气韵的把握及整件作品的了然于心。往往刀未落,心已明。可谓纤介之间,万类由心。“雕刻的时候必须精力集中、沉着冷静、稳重、线条流畅。在处理作品细节的时候,像这个鸟的嘴巴,眼睛,哪怕一毫米之差,整件作品就废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很难做到的。”张月秋指着手中的五层花作品说。

  胸中有丘壑,手起落河山。看着张月秋认真雕刻,属于木雕手艺人的匠心精神在他身上体现的愈发具体。山水人物,花鸟鱼虫,所有这一切都在张月秋的手起刀落之下,于枯木中绽放,于双手变幻中呼之欲出。他的作品也在全省乃至全国获得了诸多荣誉。1999年创作雕刻的龙舟作品被世博园台湾馆永久收藏;2014年3月木雕作品《线条窗》入选中央美院美术馆举办的“滇西奇葩—云南大理.剑川木雕”艺术展;2014年10 月荣获第九届(东阳)中国木雕竹编工艺美术博览会金奖;2016年9月荣获云南省总工会表彰的《剑川狮河木雕》创意类作品金奖;2017年6月《博古挂屏》、《四季花鸟四条屏》获首届昆明南亚东南亚国际木文化博览会银奖。而他本人也被评为2021年云南省五一劳动奖章和“云岭工匠”的称号。

  然而,钻研出多层雕刻绝技的张月秋,却未曾想过独享这门技艺。生于斯长于斯的他从最初便立志改变家乡的贫困。从家庭式培训,工艺品厂培训再到公司化培训,他毫无保留地传授技艺。来向他拜师学艺的人们来自五湖四海,既有国内和香港地区的木雕匠人,也有来自海外的木雕爱好者和手工艺从业者,但绝大多数还是当地农民和贫困山区群众。张月秋笑着说“多层雕刻的作品更美更灵动,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在市场上也更受追捧,原来在剑川当地雕刻一块普通单层木雕只能卖到一万块钱左右,现在相同大小的一块多层镂空木雕能卖到十几万。现在,通过雕刻五层花终于能够带领大家致富了。”

  在从事木雕行业的40年间,张月秋共培训出了4891名木雕雕刻实作和木雕图案绘画设计专业人才,近年来更是带领狮河村群众将多层镂空木雕做成了剑川木雕的主流产品,让这里成为了全国有名的木雕小康村。

  剑川的人文山水和深厚的木雕底蕴给予了张月秋无限灵感,在多层镂空雕刻在市场上大放异彩的同时,张月秋却从未停止创新的脚步。研制发明的立体弯刀被广泛用于木雕制作,同时还攻克了木雕生产中民族木雕家具复古工艺的技术难关。在沿袭传统木雕图案精髓的同时,他每年仍坚持创新研发不低于20种新图案、15种新产品,木雕种类也从过去的50种发展到现在的250余种,版权图案被剑川县80%的木雕生产者所沿用。通过张月秋研发创新出来的新产品使剑川木雕从业人员有了更广阔的发展空间,为木雕技艺的行业发展填补了多项空白。“如从前只有几种传统的图案和样式,现在不断有新产品新样式,销路和生意都比以往好多了,我们的木雕销往全国各地,从前的收入如何,现在的收入如何,从前是剑川木匠到处走,现在订单直接来到家门口,这在从前想都没想过。”张月秋的学生,同时也是狮河木雕经营者杨秀春说。

  不仅常年传授技艺,作为剑川县狮河木雕工艺协会和董事长,张月秋还通过企业科技成果转化应用带动了木雕 36家公司、5个厂、3个合作社、2个基地等木雕企业,为群众脱贫致富和当地经济发展做出了极大贡献。木雕工匠张月秋,不仅通过勤劳智慧让枯木在双手间绽放,更以博爱之诚带领群众雕刻出了属于剑川匠人的幸福之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