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东北火锅的冬天,缺少灵魂!

  听说周末寒潮又要来辽宁“讨扰”。寒气未到,馋病先到了,抓心挠肝就想吃顿东北火锅。寒冬腊月配上热气腾腾的火锅,那才像个东北人的生活。

  没有川派火锅“九宫格”的精致,也没有粤系火锅的端庄文雅讲究多,东北火锅的样子是粗犷的、豪放的,从外观到“内涵”,“霸气侧漏”的都是东北人浓浓的生活气息。

  东北火锅因其历史典故又被称满族火锅,其历史悠久,既是东北民间美食,也是满族传统风俗。铜锅架在碳盆上,鸡汤沸腾,汤中杂以酸菜丝、粉丝,用来涮猪肉、羊肉、鸡肉、鱼肉等等。

  东北火锅的粗犷首先就在那涮火锅的容器上,至今仍保持其传统大沿火锅,即锅有沿,锅沿上可放麻酱等各种小菜,锅中下菜,众人围坐而食。即使演变到现在,城里人在家涮火锅,那容器也是很随意的,电饭锅内胆、大马勺、白钢盆,似乎只要是敞口的容器皆可用来当涮锅。

  东北火锅的粗放,精髓还是在食材上。锅里扔两段大葱,切两片厚姜,撒一把大枣。酸菜缸里捞一棵“灵魂”酸菜切细丝,冻豆腐来一块,大白菜掰一棵,冻八分硬的羊肉拿出来快刀切片,泡好的东北木耳、蘑菇、粉丝儿都端上来就成了。

  东北人涮火锅,不喜欢一点儿、一块儿扭扭捏捏地往里放。酸菜、冻豆腐、羊肉一股脑倒进锅里,眼见着锅里沸腾冒泡,就可以你一筷头,我一筷头的大口“造”了。

  等等!别以为东北火锅到这就完了,东北火锅土是土了点儿,但不能失了豪气。

  海鲜火锅走起,让你们瞧瞧——

  一口大锅,东港飞蟹、丹东黄蚬子、花蛤、生蚝、扇贝全都层层码好,点火上气开蒸。

  一锅没吃够,再来第二锅,没有东北火锅解不了的馋!

  舍不得这么吃的,就先煮点小海鲜,然后用海鲜汤涮菜,涮肉。

  对了,不上班、不开车的就把东北小烧、自家酿的葡萄酒都配齐。涮完菜,再往锅里下两个韭菜馅饺子或者手擀面,这顿火锅就圆满了。

  就这,看完你还没爱上东北火锅么?

  记者 : 刘冬梅

责编:李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