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博物馆有机修复组组长李涛:“文物医生”妙手回春

  工匠档案

  李涛,1978年出生,中共党员,现为广东省博物馆有机修复组组长,研究馆员,曾主持和组织装裱修复广东省博物馆及基层博物馆馆藏书画文物约3760件/套,其中修复保护国家一级文物共63件,国家二级文物共计76件,国家三级文物共计59件。

  匠心匠语

  精益求精,精工细作,不断超越自我,不停思考创新,对古人的东西要辨证地接收,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李涛被称为“文物医生”,棕刷、排笔、浆糊……都是他的“手术工具”。他的工作室宽敞明亮,温度湿度都适宜,一件破损严重的文物被送至此地时,哪怕已经“奄奄一息”,都能在李涛手下“起死回生”。

  在李涛工作室两侧的墙壁上,叠了层木板,上面留满了浆糊粘纸的痕迹,几乎没有一处“清净地”,这正是李涛十几年来“治愈”文物的见证。近日,记者走进李涛位于广东省博物馆内的文物保护科技中心有机质修复工作室,了解浆糊粘纸留痕背后的故事,李涛究竟是怎样惊险万分地“抢救”文物,又是如何细心照料地“陪护”岁月。

  妙手匠心

  修复的过程每一步都“惊险万分”

  不少人对文物艺术品修复还停留在单一的认识中,但在李涛看来,文物修复更需要跨学科合作。“文物修复与保护本身就是跨学科的综合性工作,我们文物保护中心有生物学博士,也有化学、材料和仪器分析等专家,很多修复方案制定前,需要对文物的保存情况鉴定,用专业的设备检测文物主要构成成分,内部结构的损伤等,才能进一步对症下药。”

  李涛正在工作中 林婷玉/摄

  李涛经常打交道的书画文物,主要是以纸张、画绢为书写、印刷和绘画材料,其本体为动植物纤维类有机质,容易受到环境的影响,温度、湿度、光照、空气污染物、氧气、酸和碱等化学物质都会直接或间接影响书画文物的寿命,导致出现发黄、褪色、机械强度下降,甚至出现粉化等现象,这类书画文物还是昆虫、霉菌最爱光顾的“营养基”。所以,每一件文物艺术品进入省博物馆库房前,首先要消毒杀菌,如果不提前做一些预防性保护处理,很多虫子和霉菌便会蔓延到库房各个角落,容易让库房内其它原本“健康”的书画文物一起遭殃。

  有时候,文物受损严重,修复的过程每一步都是“惊险万分”。有一次李涛修复清代书画《商山九老图》时,画面覆被纸离层严重,遇水后拉力尽失,卷曲处极难提起复原……李涛在修复前做了方案及预案,遵循最小干预原则、原真性原则、可再操作性原则,干揭后衬垫保护薄膜,并向画面适量洒水,利用水的浮力对画面进行拼对,再使用淀粉浆糊作为粘接材料,根据画面最浅处配兑颜色、染补绢、染托底纸,最终将书画文物修复出来。

  修复理念

  为书画留住时代痕迹是对历史最大的尊重

  李涛的爷爷、叔叔是东北有名的画家,他自小深受家风熏陶,在高考时就被家人建议报读了吉林艺术学院古画修复与装裱专业,成为全国首批本科毕业生。

  在高考前,李涛在东北老家的通化钢铁集团公司工作过,是钢铁产业工人,他挖过井、下过矿、架设无线电、调试网络;他肯吃苦、懂维修、善操作、多总结,这段工作经历累计下来的财富不计其数,让他养成敢动手、敢创新的工作习惯。

  “老一辈人说,你干的活多了就不吃亏,年轻人不要总抱怨工资少,干得多累积的经验也多,这也是一笔财富。”李涛对此深以为然。

  从2006年进入广东省博物馆以来,李涛从事着一项又一项繁复细致修复工作,以一手“妙手回春”技能,共主持和组织装裱修复本馆及基层博物馆的馆藏书画文物约3760件/套。他作为独立发明人共获得了《一种书画的快装式画杆以及该画杆为地杆的立轴》等国家发明专利4项,填补了国内在该方面的空白。

  古字画装裱修复技艺已流传1700多年,分京派和苏派等派别,民间书画装裱总希望让古物尽可能恢复原貌。但现代的科学修复理念,对文物最好的修复是尺度把握,不是“补处莫分,以假乱真”,而是“远看一致,近看有别”,为书画本身留住不同时代的痕迹,才是对文物最好的保护,和对历史最大的尊重。

  十六年来,李涛接到的“病号”种类逐渐拓宽,除了狭义的古代书画外,还有地契、中外古籍、隋唐写经、名家字画、圣旨诰命;其所修复的藏品质地,也可以细分为绢本、宣纸和机械纸等许多类型。

  传承推广

  让文物修复从幕后走到台前

  如今,除了文物修复工作,李涛还承担着将这一行业从幕后推向台前,李涛和他的同事们越来越多地从幕后走向台前,通过媒体向大众科普,走进校园与学生交流,开讲座。此前,李涛还在一场青少年绘画比赛上担任指导老师,最后还教孩子们将自己画的画裱起来:“这是最让我感到满足的环节,我希望教给他们的不只是一门技能,还能感受到更多传统文化带给人的正能量。”

  李涛既是匠人,还是师者。他是广州大学的硕士研究生导师,他对工作的热忱也感染了不少人。就读广州大学艺术品修复与鉴藏专业研究生三年级的谢子琪,是李涛的学生。“书画修复工作看似繁琐,但在跟老师学习的过程中能感觉到他对这份事业充满热忱,和学生们的相处氛围轻松愉快,也非常愿意和我们分享、探讨修复知识和技艺,耐心地讲解书画修复的‘疑难杂症’”。谢子琪坦言,自己毕业后也想从事书画修复的工作。

  李涛的女儿李艾轩正在上初三,在她的心中,李涛是一个非常普通的爸爸,是个典型的东北大爷,平时教育她时会唠唠叨叨,也会发脾气。在2021“南粤工匠”发布仪式上,李涛上台领奖时,李艾轩也在现场,在热烈的掌声中她才知道自己的爸爸是行业翘楚,她说:“未来也想从事这个行业。”

  对女儿的“梦想”,李涛倍感欣慰。

  (据南方工报消息 南方工报全媒体记者林婷玉 詹船海 马大为)

责编:朱一丹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