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百团大战”到“拼美淘”三分天下 社区团购洗牌不断

  曾经风光无限的社区团购热潮渐冷 图/视觉中国

  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沈钊

  近日,社区团购平台十荟团被曝在全国所有业务均已关停,公司进入善后阶段,主要处理供应商货款的清算及员工工资结算赔付问题。针对传言,十荟团至今没有任何官方回应。仅有内部消息称“仍有业务在运营”“公司目前还有160多名员工,主要以北京地区为主”。

  与鼎盛时期的近万名员工相比,十荟团如今处境落寞。曾获阿里多轮投资的十荟团沦为“弃子”已几乎成为定论。从“百团大战”到不断洗牌,如今决赛圈中仅剩的美团优选、多多买菜、淘菜菜及兴盛优选,社区团购将迎来终局。

  背靠阿里曾风光无限

  十荟团成立于2018年6月,由社交电商平台“有好东西”创始人陈郢与“爱鲜蜂”高级副总裁王鹏两人联合创办。最初以社区为入口,瞄准家庭日常消费场景,凭借生鲜水果起家后,逐步拓展至生活用品、家居用品等领域。2019年后,开始拼图式壮大,接连并购了“你我您”“好集乐”“邻里说”等实力较强的区域性社区团购平台。

  2020年,疫情“催熟”社区团购,十荟团背靠阿里,风光无限。在此期间,实现突飞猛进式发展,多个城市实现盈利。2020年4月GMV突破6.5亿元,日订单峰值超过160万单。彼时的十荟团已经做到了社区团购头部,是仅次于兴盛优选的市场第二巨头。

  这一年里,社区团购成了资本抢夺的香饽饽,十荟团也在一年中获得4轮注资,总额超过4亿美元。

  公开资料显示,十荟团从2018年成立至今,共计获得7轮融资。阿里参与了其中的4轮。2021年3月,十荟团获得阿里领投的D轮7.5亿美元融资。2021年年初,阿里甚至在淘宝App首页显眼的位置给出了淘宝买菜的入口,十荟团则是该入口首选的供应商。此时的十荟团,不仅手握大量资本“不差钱”,还在淘宝、支付宝等App的流量加持下迎来发展高峰。

  监管趋严成“弃子”

  狂奔的社区团购逃不开“野蛮生长”四个字,监管也随之到来。自2020年12月22日起,市场监管总局多次召开社区团购秩序行政指导会,先后对多家企业进行罚款。

  其中,十荟团在2021年5月因为“低价倾销和价格欺诈”,也收到一张150万元的顶格罚单。此外,还因多次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相关规定,被相关监管部门累计罚款逾200万元。

  据了解,继2021年3月拿到7.5亿美元融资后,十荟团最新一轮融资原本将于同年7月初开启,按照设想,希望在本轮拿到10亿美元左右的融资,并谋求投后近50亿美元的估值。可惜的是,靠资本输血的十荟团,没能健康发展起来。因跑得太快,以至于商品质量、售后以及管理问题频频掉链子。

  另一方面,阿里与十荟团的关系也不再亲密。阿里社区电商将“盒马集市”与“淘宝买菜”整合升级为新品牌“淘菜菜”,升级后,入口的默认供应商也从十荟团变成了盒马集市。后者不仅取代了十荟团的“首发”地位,同时也从微信生态入手(盒马集市小程序)拓展客源。十荟团在阿里眼中的地位岌岌可危。

  至此,十荟团不仅融资不顺,某种程度上也失去了阿里的支持。2021年8月21日,十荟团创始人陈郢发布内部公开信,称“在部分效率较低的业务区域,将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此后,十荟团就被曝关停了部分城市业务的消息,并且深陷裁员风波。2021年12月,再被曝将在短期内关停湖南所有网格仓,预计年底关闭长沙市所有业务,同时传出员工数量骤降80%。

  兴盛优选还能挺住吗?

  十荟团的兴起与衰亡,可谓社区团购发展的缩影。随着早前同程生活倒闭,社区团购赛道洗牌加剧:食享会倒闭、十荟团关停、兴盛优选也备受压力。目前,社群团购决赛圈只剩下美团优选、多多买菜、淘菜菜及兴盛优选。被巨头瓜分的社区团购市场,留给创业公司的生存空间已经几乎没有了。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认为,社区团购属于附属业态模式,需要依托成熟的业态(如电商、超市、便利店等)进行发展。因此十荟团这样的独立社区团购企业在面对竞争时,无法承担过高的经营成本和周期太长的投入,资本如果不再继续支持就难以为继。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新零售专家鲍跃忠也表示,社区团购是一种零售形式,想单独做成一种模式非常艰难。最好的发展方向就是要和“到店”或“到家”零售去做融合,才能富有生命力。他认为:“兴盛优选未来也不会逃出十荟团和其他这几个平台的结局。”

  而对于社区团购未来的发展,庄帅则认为,社区团购赛道全面进入巨头时代后,拼价格、拼团长返佣成了常态,短期内谁也无法实现正向收益,而用户端的服务创新、体验创新陷入停滞,整个行业内耗严重,社区团购模式将会依托成熟的业态继续长期存在。

  编辑: 宝厷

责编:宝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