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型中的“80后”导游:继续为天下泉城代言

  最近,朱晓宽受邀前往山东旅游职业学院为学生上《模拟导游》课。他告诉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疫情之下,心里很感恩”,“一是可以继续我的梦想,二是在疫情下,这块收入也属实是雪中送炭。”朱晓宽是土生土长的济南人,做导游20年有余,至今坚守在讲好济南故事的一线。他经历过行业的繁荣发展,也熟悉行业近年来面临的考验。如今,他是一名资深导游,是一名导游义工,也是一名导游主播。

  ◎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 郑芷南 许畅 实习生 陈嘉慧

  朱晓宽正在为游客讲济南故事

  因热爱而坚守

  今年41岁的朱晓宽,从事导游工作已经22年。

  朱晓宽是一个“老济南”,“家住北坦,上学在制锦市”。“济南市旅游学校(三职专)距离家特别近,学校打上课铃家里都听得到。”如此般“近水楼台”,也为朱晓宽日后走进导游行业带来必要的启蒙影响。

  “20多年前做导游算高收入人群。”朱晓宽说,当年,他用带第一个团挣的钱,“买了一个索尼PlayStation1”。“其实现在什么都是透明的了。需要的是愿意为知识付费的游客。”

  “中国的导游业最初是从外事翻译的人群开始的。高学历、高素质、高收入。门槛较高。”朱晓宽告诉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2000年的五一黄金周,“国内旅游业开始进入井喷期”。

  2000年至今,朱晓宽“主要从事接待港澳台市场来山东的地接导游”。从业多年的背后是“喜欢”二字。

  他自言是内向的人。“可能因为我是双子座。只要进入工作中,我就喜欢和人打交道了。一个导游一年接触的游客可能比很多人一辈子接触的人都要多。所以,太好玩了。”

  22年来,朱晓宽“一直在一线”。这些年,其身边不少同行要么转行了,要么转做旅行社其他工作了。“做这行,最难的是对家人的亏欠。”他告诉记者,疫情之前,他一年有200天左右都在带团。

  但即使以后考虑转型,他还是不想离开一线导游工作。“一旦离开一线,就不会真正的了解导游。未来我也许会减少带团时间,但我仍然会坚持当一名工作在一线的导游,当好‘好客山东’‘天下泉城’的代言人。”

  “老济南”讲济南

  如今,在济南公交、地铁上播放的系列视频短片里,可以见到朱晓宽等几位济南优秀导游讲解济南故事的身影。

  朱晓宽告诉记者,他在该系列短片中讲述了《鹊华秋色图》《老残游记》《济南曲艺》《路大荒故居》《秦琼》《东流水街》等济南文化与故事内容。

  “山东人在全国有好口碑,济南人也可以说是山东人的缩影。在济南,一个外地人不说济南话,不但不会受到歧视,还会被济南人当做‘客’(kei)。”

  朱晓宽表示,“济南的泉水孕育了济南人的性格”,“我们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也是叫‘济南泉·城文化景观’。”

  做导游的这些年来,朱晓宽见过太多对家乡有着深厚感情的“老乡”,以及那份“回到济南的感动”。“这个时候,我都会觉得责任重大,也会感到特别骄傲。”

  面对一个新的讲解任务,提前精心准备必不可少。他对记者说,在知识上,“主要靠积累,心里有框架,再去准备内容。”

  其次,“导游的讲解内容一定是要因人而异的,不同的客人诉求也不一样。”“提前了解客人是非常重要的”,如客源、年龄、职业等,“要有不同的讲解内容和应对方案”,朱晓宽说。

  成为导游义工

  “济南有一支非常出色的义工队伍——泉城导游义工。”朱晓宽介绍,他除了是一名导游,也是一名义工。

  他告诉记者,其参与的这支义工队伍成立7年了,“每年都会举行近三十场次公益活动来讲述济南故事”,“荣获过文化和旅游部志愿服务典型案例、济南市‘最佳志愿服务组织’‘文明旅游先锋组织’”等荣誉。如今,团队拥有志愿者270人。

  “越了解越深爱”,“只有让‘小济南’们更了解济南,才能让济南的好传统传承下去”,朱晓宽说。

  记者了解到,“泉城导游义工”是由济南市文化和旅游局建立的一支志愿者服务队,常年为中小学生、医护人员、退伍军人、各社区、公益组织等提供公益讲解等服务。

  据悉,每逢节假日,泉城导游义工们往往会出现在济南的各大重要景点,做义务讲解和文明旅游的引导。“我们也会采取直播的方式宣传济南文化。比如,2021年春节,在倡导就地过年的背景下,我们组织网络直播活动,介绍老济南过年的民俗,包括带着济南的小朋友写对联、放河灯、挂灯楼以及游戏等。”

  此外,导游义工还受邀前往一些小学、初中作公益讲座。“有的是到济南的老街巷里寻泉。”“我们也会跟随济南市文旅局的旅游推广方向,做一些如老商埠、华山、新旧动能转换起步区等直播”,朱晓宽对记者说。

  考验与机遇

  朱晓宽告诉记者,此前,由于行业需要大量导游,“供需不对称也使得导游的门槛一降再降。门槛低了未必没有精英,但一定是鱼龙混杂。”

  “导游原来叫‘民间大使’。”朱晓宽说,后来,因为一些无证的野导游的影响,导游这个职业一度名声受损。“野导游并不是导游。”

  “有的导游一入行就能赚到钱,便停止了学习。但学无止境,只有不断学习,才能做行业的排头兵。”朱晓宽表示,“疫情后,混日子的导游一定会面临被淘汰。跟的上的就会留在这个行业,跟不上的必然会被淘汰。”

  近年来,在新媒体的助力下,导游行业迎来新的发展可能。疫情之下,不少导游从线下转移“阵地”到网络,大有转型为主播之意。

  “新媒体其实早就已经存在了。在某种程度上,疫情加快了导游与新媒体结合的进程。”朱晓宽告诉记者,此前,作为传统的导游,一开始他对新媒体并不“感冒”。“2019年以来,通过为山东省、济南市文旅局做的近百场直播,我自己的收获也是很大的。”

  记者了解到,2021年12月,朱晓宽被济南市文旅局评为“2021年度济南市十佳导游主播”。

  原来只是对着几十位客人讲,新媒体为导游工作打开了一个更为广阔的空间。朱晓宽举例说:“2020年,‘好客山东·乐宿’大型网络直播,13天的直播,3亿的曝光度。”

  导游工作方式的变化并非“无缝衔接”。如此一来,他既作为导游,也成了一名主播。“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在聚光灯下的,便更要字字斟酌”,朱晓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