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尖流转 青砖为伴青砖被赋予昂扬的生命力 化作一幅幅传神的砖雕作品

  原标题:刀尖流转 青砖为伴青砖被赋予昂扬的生命力 化作一幅幅传神的砖雕作品

  砖雕大师何世良

  ①何世良使用的砖雕工具。

  ②何世良手握刻刀,精心雕琢。

  ③何世良的砖雕作品。

  ④岭南砖雕具有纤巧玲珑,精妙入微的特点。

  扫码感受砖雕的魅力

  巧手筑岭南 古建守护人

  之 砖 雕 匠 人

  策划/秦晖、王俊

  统筹/肖桂来、嵇沈玲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何钻莹、肖桂来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李波

  视频/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李波、吴子良

  小如一颗荔枝,每颗荔枝皮上密布的突起小刺头都要一笔一笔雕琢;大如巨幅凤凰,从砖块拼接设计到羽翼发丝都细腻展现……经由匠人雕琢的青砖被赋予昂扬的生命力,化作一幅幅传神的砖雕作品。

  在不同角度的阳光下,砖雕往往会呈现出层次不同的色泽,富于起伏变化,仿佛把观赏者带入旧时场景,有了动态的生命。古朴沉稳的青砖黛瓦,栩栩如生的飞禽走兽,永远是建筑文化史上一道耀眼的存在。

  飞禽走兽栩栩如生

  一人:秉承一颗匠心 踏踏实实去做

  至今,何世良还记得恩师胡枝的一句话——“艺术就是要创造出独一无二的作品,才能成为纯粹的工匠,而不是机械化的工人”。

  广州沙湾,广府望族聚居之地,明清以来便富甲一方。当地的祠堂、民居上的雕饰汇聚了广府工艺的精粹,砖雕大师何世良便生于此。15岁时,广府宗祠留耕堂启动修复工程,何世良便经常爬到墙上去看师傅们修复砖雕、木雕。

  初中毕业后,何世良进了红木厂做学徒,之后又去了白云区一家木雕厂学雕刻,师从木雕大师胡敏强与胡枝。那时,何世良白天雕刻,晚上偷偷临摹胡枝的设计图纸,实际上,临摹图纸不合行规,但胡枝发现后并没有责怪他,反而生出了爱才之心,向他传授更多雕刻技法。

  至今,何世良还记得恩师胡枝的一句话——“艺术就是要创造出独一无二的作品,才能成为纯粹的工匠,而不是机械化的工人”。

  20世纪九十年代,宝墨园重建工程启动,何世良受聘参与其中的木雕工程。偶然的机会,他的两幅砖雕作品引起了宝墨园的重视,最终被选定承担巨型砖雕影壁《吐艳和鸣壁》的制作。他一边摸索一边制作,历时三年,终于完成了这项工程。

  2000年,长达22.38米,高5.83米,厚1.08米,共雕有600多只鸟,100多种花草树木的《吐艳和鸣壁》问世,这幅砖雕作品涵盖了圆雕、透雕、浮雕及挂线雕等技法,整体气势恢宏,其细致的工艺突破了传统的表现手法,开创了单体砖雕艺术品展示的先河,让初出茅庐的何世良迅速打响了知名度。之后,这幅作品入选了上海大世界吉尼斯之最的纪录。

  几年后,何世良在东莞粤晖园创作的《百蝠晖春》,其高11.109米,长50.845米,宽5.371米,由160万块老青砖雕刻而成,打破了由他保持的纪录,被上海大世界吉尼斯总部评为中国最大的砖雕,并被列入吉尼斯大全。

  2016年,何世良在全国砖雕艺术大赛中荣获全国“砖雕大国工匠”称号,随后又获得广东省传统建筑名匠。“我并不特别在意这类称谓,艺术的探索是无止境的,秉承一颗匠心,踏踏实实去做就行。”

  一砖:用旧不用新 青砖上“舞蹈”

  砖雕的选材上有“用旧不用新”的说法,出窑新砖火气犹存,雕制时往往刚有余、柔不足,难以达到预期的艺术效果。而久经岁月洗礼的优质青砖,雕出来却古拙淳朴、富有韵味。

  青砖,是砖雕艺术的承载者。要想在砖块上精雕细琢,选材很重要。不同于石头、木头等天然的材料,砖块是加工而成的,品质参差不齐。

  在沙湾古镇的一处工场空地上,50多万块青砖层层叠叠地堆放着,这些都是何世良的宝贝。他拿起一块青砖,现场演示起如何选砖:先观察它的密度,“气孔”不能太多,细腻紧密,颜色统一为佳;用手指或工具轻轻敲打,质感太硬不行,太软也不行,声音沉闷不行,清脆为佳。他说:“青砖很脆,力度把握不好,就容易崩,砖里有空洞与裂纹会影响成品。”

  砖雕的选材上有“用旧不用新”的说法,出窑新砖火气犹存,雕制时往往刚有余、柔不足,难以达到预期的艺术效果。而久经岁月洗礼的优质青砖,雕出来却古拙淳朴、富有韵味。

  新烧制的砖块质量大不如前,为保证作品质量,何世良在全国各地不断收集旧砖。有些青砖甚至不是买来的,而是等着人家旧屋、旧城墙要拆,何世良的团队便会赶赴现场拆卸青砖,再长途运输回来。

  在青砖上雕刻,工具和力度都很关键。何世良在雕刻成名作《吐艳和鸣壁》时还处于技艺的摸索阶段,“那时废砖很多,雕四块砖,最后只能用一块。”何世良总结说,砖雕讲究的是“阴力”,可收可放,“雕刻的过程无异于谱一首乐曲,既有激昂、高潮的部分,也有细腻的部分,整体是有节奏感的。”

  雕刻,就如刻刀在青砖上“舞蹈”,“我拿过一块青砖,手里一掂、皮肤一触,就知道这块砖适合雕刻什么。”何世良说,砖雕工艺就是以砖为伴,每一位砖雕匠人都是从青砖堆里历练出来的。

  老旧青砖经历了岁月沧桑,拥有自己的历史记忆,而砖雕创作也需要匠人投入情感,与青砖发生生命的共振。何世良不紧不慢地讲述着,“身边堆着青砖,雕刻时没有人打扰,这样一种‘忘我’的状态,就是创作的最好状态。”

  一技:“花瓣薄如纸,胡须细如丝”

  何世良艺术馆位于沙湾古镇安宁广场一旁,原是古镇的传统建筑——仁让公局,始建于清嘉庆十四年,占地面积326.80平方米。沙湾古镇通过对传统建筑进行活化利用,重新将它打造成以砖雕、木雕艺术为主题的何世良艺术馆。

  何世良艺术馆内陈列展示大小不一的砖雕、木雕作品50余件。创作者何世良将花鸟、鱼虫、山石、人物雕于砖、刻于木,将儒家、道家、佛家的思想与汉民俗文化有机结合,构思巧妙,工艺精湛。砖雕通常保留砖的本色,不另行染色,因此创作者需要刻出多个层面,利用光照产生的阴影加强艺术效果。何世良说,艺术馆展出的50件砖雕、木雕作品,每一件都由他精心创作,每一件都是他满意的作品。

  较之于北方砖雕的雄浑敦厚,岭南砖雕采用精制水磨青砖为材料,显得纤巧玲珑,精妙入微,有“花瓣薄如纸,胡须细如丝”的效果,又称“挂线砖雕”。雕刻手法多以阴刻、浅浮雕、高浮雕、透雕穿插进行,精细者可达七八层,达到景致深远的效果。

  何世良说:“岭南砖雕可以做得很细腻,线条非常丰富,在不同的光线底下,好像有很多线条挂在上面的感觉,宛如剪纸一般细腻。特别适合雕刻岭南荔枝、红棉这类精细植物。”

  他拿起刻刀,“叮叮当当”几下,一片树叶的形状随着碎石被风吹散而显现出来。除了大开大合的敲打雕形之外,荔枝这类精细图案也栩栩如生,就连荔枝皮上凸起来的小刺也清晰可见。

  青砖黛瓦古朴沉稳

  传承

  守住品质

  推广审美

  谈及砖雕的保护与传承,何世良觉得,传承这门工艺最关键的是守住品质以及推广传统工艺的审美。

  2001年,何世良创办起工艺美术工作室,收徒传艺。如今,他的门徒已经有150人左右。在何世良看来,发展岭南砖雕工艺任重而道远。“首先需要团队合作继承,把先辈的技术水平、作品的传统韵味延续下来,继而是创新,将传统韵味与现代审美结合起来。就当下的创作来说,还需在古老技法上给作品注入更多新颖的手法和现代元素,更应倾向于题材贴近生活、构图磅礴大气、造型精巧别致、雕琢透凸玲珑的方向发展,适应社会审美所需并为大众接受,才具备传承发展的动力。”

  此外,何世良还提及,如今的砖雕从业者不可以仅仅将自己定位为传统行业里的工匠,应有艺术家的眼光和胸怀,将这份匠作工艺视为一门艺术学问,既要认真钻研、掌握刀法、造型,夯实基本功,更要培养较高的审美水平和精品创作意识。

  “岭南砖雕是一门既老又新的手艺,国家早已将之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来保护并大力促进传承和发展。近年因吸收和积累了不少传统的精华而鉴古出新,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绝不能一枝独秀,必须让它向群体化、产业化发展,并形成良性竞争,促进精品创作,惠及普罗大众。这不仅是社会责任的驱使,也是一个机遇与困难并存的挑战。”何世良说。

  砖雕小档案

  砖雕,是指在青砖上雕出山水、花卉、人物等图案,是古建筑雕刻中很重要的一种艺术形式。

  作为岭南建筑艺术的一部分,广东传统民居上,经常可以见到砖雕作品,或独立存在,或与彩绘、灰塑、陶塑等装饰一处,相互争辉。手法有高低浮雕、透雕和线刻等,内容有花卉、人物和动物等,风格朴实华美,秀丽生动,显示出岭南人民的智慧和艺术才华。

  岭南砖雕分单件和组合砖雕两种。单件砖雕结构简单,常嵌于檐下斗拱、窗花或小型座饰等处。组合砖雕的应用范围则大为扩展,常用于墙面、墀头、门楣、挂络乃至照壁等大面积的装饰,施工时需根据图案逐块雕琢,大者更需雕制数百上千甚至逾万块,其后按部位拼接、镶嵌及修磨施工痕迹,直至组合为完整的作品。(何钻莹 肖桂来 李波 吴子良)

责编:小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