酉水河畔,听他们说龙山之“变”

  龙山县八面山景区,露营的游客在星空下拍照留念。 黄超 摄

  华声在线全媒体记者 曹辉 张福芳 张颐佳 王茜 李曼斯

  “五一”假期,龙山县里耶镇八面山嘎西茬烤全羊农家乐老板向本初的手机响个不停。

  “八面山火了,我们家烤全羊也成了游客必尝的‘网红食品’,一到节假日订餐电话特别多。”向本初高兴地说。

  2年间,八面山的变化翻天覆地。

  长沙市对口帮扶工作组成员、龙山县政府办副主任廖帅对此记忆犹新。当年,她作为文旅帮扶专项人才来到龙山,与长沙考察团进入八面山时,公路坑坑洼洼,景区基础设施及配套设施落后。如今,这里已成湘西最火的景区之一。

  2020年开始,在长沙市的对口帮扶下,龙山先后投入6000多万元提质八面山景区,修建游客服务中心、生态停车场,完成景区公路和16栋民宿改造,以及1000亩草甸改良和跑马道建设等,并于当年8月25日开门迎客。

  “2021年国庆节期间,景区共接待游客超18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逾500万元。民宿帐篷预订火爆,村民经营的烤全羊供不应求。”廖帅说。

  近日,记者来到酉水河畔,听龙山居民和帮扶干部说这里发生的巨变。

  3次“长大”,龙山县城从2平方公里扩至18平方公里

  要致富,先修路。山里人对路的渴望与执着,是山外人难以理解的。从1995年以来,龙山县城建成区从2平方公里增长至18平方公里,人们总是从路说起。

  龙山县政府办原主任梁清树:

  退休快10年了,只要天气好,我总要到长沙路西头“打个望”。听说这里还要接环城线,龙山县城又要“长大”咯。

  1995年,当时的龙山县城就2平方公里大,从最北边的县委、县政府沿着仅有的“大路”新建路而下,过了南门桥就是城郊。

  1995年,是长沙援助龙山的起步之年。当时,县城里没条像样的路,县委、县政府提出的第一个请求就是给城里修条好路。我当时任县政府办主任,县里将牵头联络、上传下达的任务交给了我。

  为了给龙山人民修条好路,长沙3次召开专题会议,做出了“包技术、包施工、包混凝土工程资金”的“三包”承诺,并派长沙市市政工程公司骨干赴现场指导。

  加班加点、夜以继日,主车道、辅道、两条绿化带……当时,长沙人修路的设计、施工工艺我们见都没见过,那真是良心工程、精品工程。1996年10月,长1385米、宽34米的长沙路正式剪彩通车,县城里锣鼓喧天,人们欢欣鼓舞,这是多年来龙山县城第一次拉开“长大”的骨架。

  龙山县城投集团董事长田宏应:

  这边是龙,刻上了“湘”;那头是凤,刻上了“鄂”。我们站的位置,便是一脚跨两省的湘鄂情大桥。我作为龙山县城投集团董事长,因为职责所在,可以说是龙山县城第二次、第三次快速“长大”的见证者、参与者和建设者。

  龙山县城和湖北来凤县城是全国最紧邻的县城,本世纪初相距不到7公里。2006年,在长沙帮助下,龙山县城再次扩容,移山架桥开建岳麓大道。岳麓大道的修建拓通了湘鄂路与朝阳路,横穿整个华塘坝郊区,最终跨酉水与来凤县城相接相连。

  2019年12月26日,龙山北站正式通车,历史性地将这个边陲小山城拉进了高铁时代。当年长沙承诺“龙山不脱贫,长沙不脱钩”,在巩固脱贫攻坚成果和推进乡村振兴过渡期内,长沙再次承诺“龙山脱了贫,长沙不脱钩”。

  新一轮帮扶,落实长沙市委、市政府“集中力量办大事”的理念,着力帮助龙山打造造血功能,开局之笔就是开建全长3.23公里的潇湘大道。这条路一头连着高铁站,一头接通高速路,预计今年底可全线贯通,届时将成为新的城市主轴,助力龙山复兴工业,助推区域发展。

  麻叔“管水”使命终结,吴添春从站起来到富起来

  老百姓对变化有着最直观的感受,他们不知道帮扶工作队做了哪些“高大上”的事,他们关注更多的是自己身边的变化。

  茨岩塘镇半寨村80岁的“麻叔”:

  我今年80岁了,可直到3年前,才第一次喝上真正的自来水。

  村子属于喀斯特地貌,水源奇缺,从小就看着乡亲们起早贪黑背水。一到旱季,常常是全家总动员,就连五六岁的小孩也会提上小水桶,加入浩浩荡荡的背水队伍。

  我们多次上山寻找水源,并两次筹资,先后修建了两座水塔,然后我就当起“管水人”。

  2018年,长沙金霞经开区投资1039万元,帮助龙山建设长龙水厂,供兴场、兴溪、凉水、半寨等村寨饮用,茨岩塘镇祖祖辈辈缺水之困终于成了历史。

  从2019年起,镇上1.2万多人用上了水质更好、供水更稳定的“放心水”,我“管水”的使命自此终结,如今被儿子接到镇上颐养天年。

  洛塔乡陈庄村残疾人吴添春:

  前不久,我刚参加完第五届“中国创翼”创业创新大赛长沙市天心区选拔赛,获得一等奖。站在领奖台那一刻,我无比激动和幸福,能走出大山,来长沙参加比赛,这是以前做梦都不敢想的事。

  我出生在洛塔乡陈庄村,9岁时不幸患上类风湿关节炎,18岁时病情严重,开始与轮椅为伴。为了治我的病,父母辗转多地,边打工边求医问药,家里负债累累,病却没有治愈。

  看着父母这么辛苦,我开始在贴吧、论坛卖山货减轻家庭负担,但我们村是高海拔山区,去趟镇上都不容易,更别提寄货,网络也是断断续续,常常需要我爸背着我去高处寻找网络。

  2017年,长沙市天心区对口帮扶队入驻洛塔乡。得知我的情况,帮扶队和洛塔乡政府一起在乡里搭建电商服务中心,为我提供免费的办公场地和基础电商设备。我也从陈庄村搬入了洛塔集镇,专注做电商。去年,我们电商收入突破300万元。

  如今,在湘雅二医院医生帮助下,我重新站了起来。家里也还清了外债,迎来了重生。

  黄鹏追求黄柏紫苏梦,刘化祥的宝贝是羊肚菌

  从2017年开始,长沙市实行区县、园区和相关单位一对一帮扶龙山17个乡镇,以加快龙山脱贫步伐。2021年,又选派37名干部进驻龙山开展帮扶,在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的基础上,全面推进乡村振兴。

  长沙县驻水田坝镇帮扶工作队队长黄鹏:

  2017年长沙县对口帮扶水田坝镇以来,新建道路、村民服务中心、公交车站、学校、自来水厂、污水处理厂;发展黑山羊、中药材等产业,全镇面貌有了明显改善。初夏,水田坝镇中湾村的药材基地,黄柏、紫苏迎风摇曳。目前,全镇种植黄柏近1万亩。

  长沙县帮扶工作队入驻后,通过实地考察、多方调研,结合村民小组实际和村民意愿,最终决定在黄柏树下种紫苏,实现土地收益最大化。预计每亩可年产紫苏干叶50多公斤,实现亩增收2000元。

  黄柏种植8至10年后便可开始受益。现在,第一批种下的黄柏树已长到4米多高。想到乡亲们即将收获,我真高兴啊!黄柏树全身是宝,皮、叶都可入药,按照每亩种植200株计算,一亩黄柏就可给村民带来7万元左右的收入,平均每亩每年可增收8000来元。

  首批紫苏黄柏套种成功后,中湾村将推动大户带头成立种植专业合作社,带领村民稳定增收致富。

  芙蓉区驻靛房镇帮扶工作队队长刘化祥:

  今年,是我在龙山县靛房镇这个土家族聚居区帮扶的第4个年头。

  2017年,长沙市芙蓉区对口帮扶靛房镇以来,先后投入6090万元,新建道路、广场、桥梁;扩建学校、医院;发展白茶、羊肚菌等产业,靛房镇有了很大的变化。

  特别是羊肚菌,那可是我的宝贝。靛房镇万龙村山上有野生的羊肚菌,我们拿去给湖南农大的教授检测,没想到硒含量比别的羊肚菌高出24倍。我们决定在万龙村种植羊肚菌。

  村民向飞是第一个尝试种植羊肚菌的。开始时,我们一起探索技术,请来专家指导,一起播种搭棚,几乎住在了田地里。在失败一次后,最终获得成功。收获那几天,我真是太高兴了,连着几天都发朋友圈,很快第一批羊肚菌便被销售一空。

  现在,我们种羊肚菌的技术有了,销路有了,每亩年利润有1万多元。在种植大户向飞带动下,万龙村及周边搭起了400多亩羊肚菌棚,产量逐年增长。我现在又在琢磨包装和品牌,想让更多村民参与进来,把靛房镇羊肚菌的品牌打得更响亮。

  三年扶贫行,一生龙山情

  1995年以来,长沙市累计派出200余名干部来到龙山县驻乡联村,很多人帮扶结束回到长沙后,还是心心念念想着龙山这个“第二故乡”。

  曾挂职任龙山县委常委、副县长的张红民:

  我和龙山的故事要从2008年3月说起。那一年,作为长沙青年志愿者,我跋山涉水历时两天,第一次走进龙山。在茨岩塘镇小学,简陋的校舍、薄弱的师资、衣着单薄的孩子让我深感痛心,我发誓一定要竭力帮助他们。

  山水有相逢。2018年3月,我挂职任龙山县委常委、副县长,有幸成为长沙在龙山扶贫接力赛跑的第11位接棒人。我坚信扶贫先扶智。听说县里学校图书缺口达55万册,我多方奔走,获得共青团长沙市委等单位大力支持。

  2019年10月,龙山县思源实验学校收到了第一个“礼包”——100本崭新的课外书,让孩子们乐开了花。接着,第二个、第三个……该校前后收到文学、寓言、漫画、科普等各类书籍8万余册。在不到3个月的时间里,龙山县多所中小学收到的捐赠书籍突破55万册,很多条件较好的学校建起了自己的图书馆,为孩子们打开一个崭新的世界。

  三年扶贫行,一生龙山情。

  望城区驻支家村帮扶工作队原队长刘波:

  虽身处长沙,但回忆常常把我带回在龙山的那段日子。

  洗车河镇支家村是我们望城区对口帮扶的贫困村,离县城有70多公里。当时的支家村,被戏称是“三空村”——村庄空心、经济空壳、脑袋空空。为了改变这一现状,我们帮扶队动起了脑筋。

  2016年,我们和支家村党支部一起带着群众流转1000多亩地种植水果。村党支部设立黄桃产业、猕猴桃产业、脐橙产业、柰李产业4个产业党小组,把党组织建在精准扶贫一线,村里党员骨干、产业大户、技术能手成了各产业党小组组长。目前,该村初步形成了以水果为主导的致富产业,“锦绣龙山”水果品牌小有名气。

  现在,还有不少村民经常给我发一些村里的图片、视频,我着实感到这里组织强了、产业兴了、乡风淳了。听当地干部说,现在的支家村变成了远近闻名的“明星村”,我打心底里高兴,期待有机会再回到我热爱的支家村,看看那里发生的新变化。

责编:欧小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