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长沙妹回潮宗街开迷你艺文空间,邀艺术家进老街开展

  “北漂”长沙妹回潮宗街开迷你艺文空间,邀艺术家进老街开展

  老街巷在老胶片里共情

  霍鹏带着他的“古董”相机游走在北京和长沙的老街巷,用光影记录新时代老街巷的人情冷暖。

  李星靓将14张记录两城老街巷老街坊生活的照片在艺文空间3楼展出。  均为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陈飞 摄

  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李卓

  杨梅竹斜街,京城前门外一条老街,始于元代,渐次成为一条文化街,清乾隆东阁大学士梁诗正和现代文学家沈从文等都曾住这。城市有机更新,让这条街成了“皇城根儿”文化的活剪影。

  无独有偶,长沙也有条气质相似的文化街。“清代湘籍第一相”刘权之寓居于此,晚清军机大臣瞿鸿禨在这吟诗作赋,湖南最早的新式学堂时务学堂在此启蒙。同样因城市有机更新,“文夕大火”后幸存的开福区潮宗街成为长沙一众老街中“最潮的仔”。

  从北京到长沙,如果两条老街隔空“互CUE”(网络热词,搭话之意),会怎样?

  90后独立摄影师霍鹏,端起莱卡和禄来“古董”相机,用胶片记录了杨梅竹斜街和潮宗街在有机更新转型中,胡同小巷里的人情冷暖。“北漂”长沙妹子李星靓则把自己开在北京杨梅竹斜街的艺文空间,移植到长沙潮宗街历史文化街区九如里。

  23日,“从北京杨梅竹到长沙九如里”影展在九如里悄悄开展。李星靓托本报发出邀约:无偿提供空间,为艺术家在老街上开展,让文化街更有文艺范。

  “古董”胶片机记录两城老街巷的共情

  没有花篮,没有剪彩,“从北京杨梅竹到长沙九如里”影展,在赭红色的九如里公馆群里一栋银色三层小楼安静开展。

  这栋小楼,就是李星靓的迷你艺文空间。在第三层30余平方米的房间里,14张用135、120胶片拍摄的照片,静悄悄地记录了北京、长沙两城胡同老巷里人们烧饭、煮茶、聊天、晾衣等日常。

  “北京人一口‘京片子’,长沙人讲长沙腔,两个城市虽然千差万别,但在新时代、老街巷里生活的人们,却有太多的共情。”1992年出生的年轻摄影师霍鹏说,他对两个城市老街巷转型中的居民生活特别着迷。除了年代悠远和文化味浓,杨梅竹和潮宗街还有最显著的共同点,就是都经历了有机更新,而不是一“拆”了之。

  “在我印象中,北京、长沙的胡同生活,都是有共情共鸣的。”影展策展人火车说,“比如北京人一壶大碗茶,可以从午后闲聊到天黑;全院共享一棵香椿树,春天每家每户都会炸香椿芽儿;长沙院子里一户辣椒炒肉,家家都闻到香味抻一筷子……”火车说,除了这些快乐,四九城里的北京江湖儿女和南门北门的长沙里手,都有危房修缮、停车治理、代际纠葛等种种困扰,用照片无声记录,唤起共情共鸣,就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

  基于记录两个城市老街的共情,霍鹏在两年多时间里,用自己收藏的上世纪50年代和70年代的莱卡M3和禄来3.5F“古董”胶片相机,拍下上百张老街巷老街坊的生活照片。李星靓则开放艺文空间,精选出首期14张展出,镜头下既有北京的杨梅竹斜街,也有长沙的草墙湾巷和沙河街。

  “做不出好咖啡的摄影师不是好策展人”

  “潮宗街的有机更新,坚守了生活的宜居性、风貌的完整性、历史的原真性、文化的地域性以及街区的活力性,让老城区更有长沙味。”正如本土著名作家何立伟所说,长沙潮宗街和有机更新的先行者北京杨梅竹能共情,就是守住了原真和本土味。

  怎样呈现老街巷的本土味?李星靓想到了用街区迷你艺文空间的形式,将杨梅竹和潮宗街的风貌,设计成可售卖的咖啡杯、T恤、手袋、饰品等文创周边产品,让市民用一杯咖啡的时间流连于艺文空间观展。

  “做不出好咖啡的摄影师不是好策展人!”霍鹏笑言,除了摄影外,自己也是咖啡师。他和李星靓合作,跨界呈现,希望让文创产业既有“文创”也有“产业”。

  李星靓今年还将在空间内推出建筑模型和设计稿展览以及独立版画插画师的作品展。她希望和有关部门合作,联动北京、长沙两地,做老街古文物保护的文化活动,更愿意无偿为各地的独立艺术家在北京、长沙的两处迷你艺文空间里展出精彩作品。

  开福区通泰街街道工委书记张武告诉记者,开福区委宣传部在全区地标性的景点、网红打卡地中选定了10处作为2022年度“艺术党课”的课堂,潮宗街历史文化街区就是其中代表。潮宗街欢迎更多的青春文化新面孔、新创意、新业态加盟,让主旋律党课更接地气、聚人气。

  来源:长沙晚报

责编:印奕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