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文物讲故事丨翩翩胡旋舞 悠悠丝路史

  新华社银川5月24日电 题:翩翩胡旋舞 悠悠丝路史

  新华社记者谢建雯

  在宁夏回族自治区博物馆,珍藏着两扇唐代石刻胡旋舞墓门,墓门中央各有一位胡人男伎在小圆毯上旋转跳跃,似在斗舞,方寸之间舞姿甚是美妙。翩翩胡旋舞反映了我国民族迁徙与融合的过程,也见证了中西文化交流、发展与互鉴的悠悠丝路史。

  1985年4月,在宁夏吴忠市盐池县苏步井乡窨子梁唐墓,宁夏博物馆考古队首次在唐代墓葬中发现展示胡旋舞的实物。石刻胡旋舞墓门出土时,两扇石门处于紧闭状态。每扇石门都呈长方形,高89厘米,宽43厘米,厚5厘米,上下都有圆柱状榫,两扇门闭合处均有一孔,并用铁锁锁扣。据窨子梁唐墓墓志记载,墓主人为史称“昭武九姓”中亚粟特人的何氏部族。《新唐书·西域传》中有云:“康国人嗜酒,好歌舞于道,对胡旋舞尤为醉心。”

  胡旋舞,节拍鲜明,奔腾欢快,多旋转蹬踏,是西域的一种民间舞蹈,男女皆可跳。据文献记载,其伴奏乐器多达几十种,有琵琶、横笛、铜钹、排箫、腰鼓、海螺、箜篌等,但主要以鼓助兴,舞到情酣时,有道是“如是天乐不鼓自鸣”。

  乐舞艺术是丝绸之路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古灵州(今宁夏吴忠市)正是唐朝丝绸之路的要冲。根据相关史料,胡旋舞最早于北周时期传入,自公元七世纪粟特人沿丝绸之路迁徙至中原后,于鲁州地区(今宁夏盐池县)等“六胡州”安置并逐渐与当地民族融合,胡旋舞由此盛行于唐。

  据宁夏博物馆研究部副主任王怡介绍,当时胡旋舞不仅作为宫廷“交际舞”盛行于君与臣、臣与臣间,在民间更是蔚然成风,百姓多好起胡旋舞姿、好着胡服胡帽。

  “粟特族人在墓门上刻画胡旋舞形象,既标明自己的种族身份、寄托思乡之情,同时也获得了情感上的归属,这为丝绸之路上的艺术交流留下实物见证,也反映出中、西亚乐舞对宁夏地区文化艺术的影响,是丝路文化交流的重要成果。”王怡说。

  闻名盛唐的不仅有胡旋舞本身,还有其奢华美艳的服饰。受传统儒家思想影响,百姓多着汉服,长袍大袖虽能遮羞蔽体,但也消解了人们展示体态美的心理需求。而随着胡旋舞的风靡,唐朝对异域服饰文化兼容并蓄,胡服艳丽奢华,衣裙修身,被世人追捧。

  胡腾舞与胡旋舞有异曲同工之妙。唐代的李端在《胡腾儿》一诗中,写到“桐布轻衫前后卷,葡萄长带一边垂”。葡萄长带作为一种飘带装饰,舞动时有飘逸灵动之感,唐朝女性在追求服饰设计美时,自然不会遗漏其轻盈之美。在改良襦裙、袄裙、曲裾的过程中,唐朝服装设计者一扫曲裾制式服装的拘束感,大多采用半袖襦裙,袒胸束腰,以展现女性魅力。

  胡旋舞作为一种文化现象,从遥远的中亚来到位于我国西北边塞的宁夏安家落户,并向中原及其他地区传播,呈现了中华民族多元一体发展脉络,也是民族迁徙与融合的必然结果。石刻胡旋舞墓门这个极具代表性的国宝级文物,正是丝绸之路上华夏民族融合、中西艺术文化交流的重要见证。

责编:王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