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优惠大战硝烟起 记者调查:多家餐馆同款订单 美团优惠比饿了么少

  大洋网讯 近日,市民李小姐向记者报料,在美团屡次买优惠券、饿了么仅买10元月卡的情况下,7月30日在家下单同一餐饮店同样的餐饮,美团的优惠要比饿了么少,“最近饿了么补贴都比较多,反而美团少了,我之前主要是用美团点外卖,最近都用饿了么。”李小姐如此表示。

  记者连日采访发现,部分消费者表示,近段时间感觉美团外卖“红包”少了。据记者观察,假如用户要在美团外卖获得更多折扣优惠,要么购买会员券包,要么进入一些红包群组。

  今年来,外卖市场两大巨头之间的竞争又再“白热化”。6月下旬饿了么开启“免单一分钟”的营销活动,并多次冲上社交平台热搜。行业分析指出,经过多年的竞争演变,国内外卖格局由原来百度、美团、饿了么的“三足鼎立”,变成如今美团、饿了么两分天下,靠的是此前平台大打价格战,烧钱补贴。如今,从客观上来说,市场已基本被两大平台分割,已是存量市场竞争。

  有消费者反馈,最近美团外卖非会员的优惠“红包”减少

  现象:同一店家同样餐单 美团比饿了么贵1.4元

  据市民李小姐给记者看的下单截图显示,她在同一地址(家中)分别在美团与饿了么APP下单,均在店家“喜姐炸串(广州鹭江店)”下单招牌牛肉串(15串)、脆皮水磨年糕(1串)、掌中宝(8串)、酱汁臭豆腐(6块)。据饿了么下单页面显示,李小姐这份外卖总优惠是19元,实付金额是33.81元;美团下单页面则显示,需支付金额为35.21元,已优惠18.1元。相较之下,前者要比后者便宜1.4元。李小姐表示,点外卖当日,饿了么平台就发给她11元的宵夜优惠券。作为美团外卖月付达两三千的深度用户,李小姐对记者表示,近一段时间,美团外卖给的“红包”优惠少了,“我每天都在平台下五六单外卖的,以往几乎每天都会给红包。现在经常没有了”。

  另外,李小姐当日在另一家“喜姐炸串”尝试下单,据美团平台页面截图显示,这家“喜姐炸串(艺苑南路店)”同样的餐品,价格要比广州鹭江店贵,已优惠11.5元,需付价格为41.21元。同一品牌店,在美团上两家店的价格相差6元,广州鹭江店的优惠更多。

  观察:美团如要享受更多优惠需花钱买会员

  记者观察到,外卖平台折扣优惠是每段时间都不同,此前,美团发红包优惠的玩法是下单结账后,将红包转到社交群里,大家点开链接就能获得相应金额的红包,根据规则,可能是第4个、第6个、第5个……领取的人红包最大。然而,最近,记者几乎在各大社交群中都看不多类似的外卖“红包”链接。“以往下单后只要群里转发一下就能抽个几块钱的红包,近两三个月都没有这种玩法了。”同样是美团外卖深度用户的王小姐说。

  据王小姐表示,假如最近要获得优惠较大的“红包”,就要花钱买会员,或是加入一些外卖“红包”群。“如果是办了会员,就能获得金额大些,如5元、8元等等的优惠券。非会员获得的优惠券大部分有使用门槛。”王小姐分享经验说。

  据测试,记者早前在7月中下单外卖时,同时花了5元购买会员月卡,就被送了6张“无门槛”优惠券,页面显示优惠券合共价值是43元,而有效期为一个月。

  作为外卖领域另一大巨头,近段时间,饿了么为了吸引更多用户,加大了优惠力度。据悉,今年6月开始,饿了么开启“免单1分钟”的活动。据平台6月30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免单1分钟”活动已为95.6万余笔订单免单,相关订单涉及超30万家商家。不过,记者在随机采访了解到,不少消费者反馈,在美团平台上餐饮店的选择要比饿了么丰富。

  业内人士表示,无论从优惠力度,还是外卖人员管理规范方面,饿了么近来的“攻势”都相当猛烈。就在昨天下午饿了么还致电询问李小姐是否宵夜外卖员存在未送达便提前点击到达的情况,并且因此要处罚外卖员。

  正如共享单车、网约车,线上外卖经历早期“百团大战”、行业洗牌,目前已形成“两强”的局面,集中程度高。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主要外卖平台市场格局,美团外卖占比67.3%,饿了么占比仅为26.9%,两家市占率已经超过90%;其中,美团外卖占比更是超过60%。值得留意是,今年6月,有消息传出京东要进军外卖市场。

  进入存量竞争 巨头们备受增长压力

  目前来看,外卖行业的竞争依然是靠平台打价格战,“烧钱”补贴,目前外卖市场已进入存量市场。尽管美团的餐饮外卖业务已盈利,但面临市场增长压力。据美团今年Q1财报显示,第一季度营收462.7亿元,同比增长25%;其中,餐饮外卖业务营收241.5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7.4%。美团表示,收入增长主要是由于订单量及客单价增加。经营溢利同比增加41.3%至人民币16亿元,经营利润率上升至6.5%。

  据披露,饿了么所在的阿里本地生活服务一季度营收为104.45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9%;运营亏损为65亿元,经调整EBITA为-54.83亿元。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表示,受互联网流量红利“见顶”、外卖骑手新政和平台佣金政策的调整等诸多因素影响下,不论是美团,还是饿了么在餐饮外卖方面不仅面临着增速瓶颈,同时面临着更大的成本压力。美团本季度本不再对外披露核心餐饮外卖业务交易金额或许也暗示着其外卖业务的增长压力。

  相关链接:美团、饿了么被约谈

  据央视新闻客户端,为了加强餐饮外卖平台食品安全监管,7月21日,浙江省杭州市市场监管局约谈了该市美团、饿了么等外卖送餐平台,要求相关平台落实食品安全管理责任、严禁餐饮商家低价恶性竞争,具体提出以下要求:

  一是食品安全问题与老百姓的生命健康安全息息相关,外卖平台要把食品安全问题放在重中之重,严格依法履行好平台责任;

  二是低价恶性竞争往往伴随着潜在的食品安全问题,餐饮行业要进一步规范经营秩序,严格禁止恶性竞争,更不允许低价倾销扰乱市场秩序。

  三是外卖送餐平台要引以为戒,认真开展自查自纠,并举一反三,确保食品安全、低价恶意竞争等相关问题不再发生。

  文/图: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文静

责编:佘湘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