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大理】夜宿苍鹭谷

到达苍鹭谷时,天色已晚。夕阳柔美地洒落大地,村庄背山而居,似有白色的袅袅炊烟从房子上空腾起。谷地中一潭湖水静谧得像一块光亮的镜子,泛着粼粼波光。那是当地的农灌水库,也是苍鹭谷的核心景观。远山如黛,倒影在水中。水质澄清透明,此时倒映着天光山影,令整个山谷清朗肃穆。这里位于巍山县城西北角,距离最近的镇子仅十多里。

依傍着湖水有大片平坦的草地,苍鹭谷景区就势在草地东侧搭了一座简易的小木屋,一间屋子,连着一个厅房。厅房没有窗户,四周通透。

借着太阳的余辉,我们夫妇把帐篷搭在了木屋厅房里。有了半掩的围档和木地板,便可避风防湿。我一直梦想自己能拥有这样一座小木屋,门前有如茵的绿草,四周兀自开着自由生长的野花。石子铺就的小路,通往湖边,通往森林,或是更远的地方……若是晴天,木屋沐浴在阳光中,温暖舒适;若是起风下雨,木屋撑起一片晴天,为屋里的我遮风挡雨。那些原以为遥不可及的梦想,想不到竟在苍鹭谷实现了。

我钻进帐篷整理行李,把两只睡袋叠加一起,舒服地躺下。面向木屋前的大片草地,我看到一条石子路通向湖边。只见湖面在暮色中渐渐隐去,山体更加肃穆。木屋散发着原木清香,在微风中飘来荡去,混入了青草、远处稻谷的香味,以及从水面吹过来的湿润空气,让香气自成一体,吸入鼻中,只觉异常清新,头脑清醒。四周的静谥让这里变得神秘,仿佛与世隔绝。万物寡言,偶有虫鸣,在这寂静的山谷尤为响亮,成为了山谷里的主旋律。当太阳完全消失在山谷,夜色将人世的喧嚣和浮燥挡在了山的那边,大坝的那边……

时间还早,二人没有丝毫睡意,便相偎着坐在木屋的地板上。平时忙于工作,为生活奔波,仿佛只有这个时候,我们的交流才是那么无碍通达。从山谷那边吹来的风,推起层层水波,拍打着岸边的水草,似是窃窃私语。

山谷渐渐被夜色包裹,四周一片漆黑。夜空中开始闪耀起点点星光。夜幕降临的宁静让人内心安宁平和。仿佛天地之间,从没有是与非的辨明,没有爱与憎的冲撞。仰望苍穹,闪闪星光似繁花和灯火,在这万籁俱寂的夜晚频频亮相。那浩瀚无比的天幕下的我们,是如此渺小。浩瀚天穹似藏着巨大而朦胧的人生哲理,等待各自不同的人去解读。

一阵嘻嘻哈哈声由远而近传来,一群人手持电筒向木屋走来。在离我们帐篷不远处停下,开始麻利地搭起帐篷,架起了烧烤架子和手鼓。

接下来的时间,这伙人似要开始狂欢之夜。我们也被邀请参加。燃起的火盆仿佛自带兴奋助燃剂,有了它,大家人凑一块,不一会,陌生感消失殆尽。接着,手鼓响起,伙伴们哼唱的哼唱,跳舞的跳舞……男士们几杯啤酒下肚,更是高谈长谈,热闹而激烈。这一刻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是零。忽然好想我的好朋友楠楠、青和红红……那些或悲或喜的年少时光,我们一起度过,那些痛苦不堪的岁月,也是她们陪伴我一次又一次挨过来,正是有了人生中最真挚的友谊,让我在所有门都关上的时候,她们为我开了一扇窗。我独自来到湖边,把双手握成一个喇叭,放在嘴前,向山谷大声喊:“我想你们了!”山谷回音答我:我想你们了!我又说:“你们好吗?我们都要好好的啊!”山谷久久回音:我们都要好好的!……

时间悄无声息流逝,夜深了。我们用水浇熄灭最后一撮火星,便各自回了帐篷。我钻进睡袋,不一会便沉沉入睡。

迷迷糊糊在半夜醒来。夜晚的山谷并不安静,附近有蛐蛐一直在叫,远处工地在进行混凝土浇灌,夹杂着车辆和机器的轰鸣。侧耳听,还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风刮过包谷叶子彼此碰撞发出的声响,又或是松鼠从树上溜下来,那蓬松的大尾巴的扫过树叶发出的声音……我想再仔细倾听分辩声源,只是因为太困了,很快便又睡着。醒来已是天亮。

我轻轻地从帐篷里钻出来。一股清凉之气迎面而来,空气轻盈,深吸一口,感觉浑身活力充沛。太阳还藏在山谷外,只露出一线天光。

清晨风大,湖水哗哗的拍打着岸边的水草。离岸边近的水草得益于湖水的滋养,虽是深秋,仍还青葱肥美。而距离岸边较远的草地渐次呈淡黄、棕、枯黄。远处水库周围的山林树枝摇晃,呈黄、红、绿的叶子渲染了山谷秋色。湖周的森林生态系统有很强的截留蓄水能力,同时也牢固了地表土壤。而充足的水资源滋养了周围的植被,湖与林相得益彰,共同构建了这里的生态屏障。

我沿湖走了一圈回来,鞋已湿了,是我惊扰了清晨顶在草尖的露珠。太阳越过山体,从木屋后面的竹林探出红彤彤的脸。竹林随风晃动,太阳便如金子般忽闪忽闪,透出柔和、温暖、明亮的光线。阳光的温暖唤醒了林中的鸟儿,清脆嘹亮的歌声在山谷此起彼伏。朝阳映照着露珠,让整片草地闪耀着晶莹的光。一位戴着草帽的妇女赶着几头牛吆喝着从田间走了过来。调皮的小牛冲在前面,摇头摆尾地径直向木屋方向走来,在距离我几十米的地方停了下来,歪着头好奇地望着我们这些花花绿绿的帐篷。一脸呆萌。只听后面一头大牛低沉的叫唤了几声,小牛马上调头跑向队伍,甩着尾巴跟随牛群向山那边而去。

我深深、深深吸了一口无比清新的空气,来自苍鹭谷上空纯粹而沁人心脾的空气。闭上眼睛,享受清晨阳光给予我的全身肌肤的摩挲。此时,我感到我比任何时候都更贴近大自然。夜幕笼罩下的神秘、清晨一切刚刚苏醒的生动、轻松自在的呼吸吐纳、如参惮开悟般的放松放下……露营的乐趣大抵如此。

来源 巍山旅游

吕巧 文图

责编 马寅瑞

审核 邱忠文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